天氣變冷了,從街上來往的人們身上的穿著感受到;天氣變冷了,週遭受了風寒的人變多了,一聲一聲的咳嗽,咳出了渴望溫暖的慾望,他們的手中端著溫燙的開水,輕輕的啜吸著,怕燙了舌頭似地輕輕吸著,溫潤了喉嚨,人中卻淌著一絲剛流下的鼻水,拿起了面紙擦了擦,繼續吸啜著溫暖。

他也需要一些溫暖。他有件外套,顯然可以保持身體的暖度;隨處可見的便利商店,儘可以買到溫熱的罐裝咖啡,這些可以隨處得到的溫暖,可以熨燙身體,卻溫暖不了心靈。

凌晨兩點半,這城市尚未夜寐,街上的霓虹仍在轉動,他筆直地向角落處走去,一家小店面,招牌上寫著男士護膚亮著昏黃的燈,一靠近馬上就有個年輕小夥子上前。

「大哥!裡面坐。來過嗎?有認識的嗎?」小夥子親切地招呼著,遞上了香菸,他接了起來含在唇上,迎上了小夥子遞過來的火。他吸了兩口,徐徐呼著,看著煙消散在上空。這才開口說了聲:「沒來過,你安排吧。」

「大哥!我幫你安排店裡最棒的小姐,若是不滿意,馬上再安排另一位。」

嗯!他只是這麼一聲。跟著那小夥子進去,經過了櫃檯,裡頭坐了一個女子,脂粉未施的臉龐歷經滄桑,她輕點著頭打了招呼,向他說明了消費規則與金額之後,收下了他遞出來的幾張千元大鈔。

她的嘴角上揚,頭向前稍鞠了躬,眼神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祝您消費愉快!」

他不理會她的眼神,逕自地跟著帶路的小夥子,循著樓梯到了樓上,經過了二樓,來到了三樓,拐入狹窄的通道,兩旁盡是小隔間與緊閉的門,雖然房門深鎖,但右邊這門仍然可以聽見陣陣的女性的呻吟和男性的喘息,從那門縫毫不羞恥地洩漏出來。

左方這邊也可以聽見男女細聲低語,嘻笑打鬧的聲音,隔著門板像隔層篩子般,篩著含糊不清的話語。

終於來到了一間空房,簡單的陳設,簡單的床,小小四、五坪大的空間還擠了淋浴間,床的對面擺著張椅子與茶几,茶几上擺了菸灰缸。他一屁股坐下,撢了撢菸灰,他才發覺這一路上他抽不到幾口菸,手中的香菸卻已燒了三分之二了,他拿起了菸往嘴裡送,用力抽了最後一口,接著將菸往菸灰缸裡用力地揉,揉掉了一些不自在。

那小夥子站在門口,對著他說:「大哥!您等一下!我馬上帶小姐來。」接著他帶上了門,他獨自坐在房間裡頭,對著那小床發呆。

他以為要過很久,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聽見外頭喀喀喀的腳步聲,迴蕩在走廊竄進了他所在的小房。門開了,那小夥子對著他說:「大哥!這位小姐您喜歡嗎?」昏暗的燈光下,只能看見那女子大概的輪廓,順著模糊不清的臉孔往下看到的是普通的身材,接著是短裙之下微胖的腿。他對著那小夥子搖了搖頭,只見那女子轉身就走,走的腳步比來時快,喀喀喀緊湊的節奏像是在罵著他不識貨。

那小夥子又說著:「那大哥您稍等一會兒,我再找另外的小姐來。」他只是點了點頭,看著那扇開了又關的門直到門外又響起了另一陣喀喀喀的腳步聲。那扇門又再度開啟,一位女子站在門外,透著昏暗的光只能看見那瘦削臉龐和一點點五官輪廓,還有那短裙底下瘦直的腿。他像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女子中了獎似地舒展開了笑容,朝著他說:「請稍等一下!我拿個東西馬上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