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鄉下生活太安逸,所以變得有點懶散,心思鏽蝕想不出何事好寫,就算偶爾浮出靈感卻發覺太久沒寫顯得生疏,文字就在僵持的十指之間消散,宛若每日下班到了頂樓廳堂點起的那十一柱線香,絲絲白煙飄冉上天,沒個蹤跡影像。

第二季的超級星光大道我特愛看,或許是女生佔了絕大多數,黃美珍是火藥庫,爆發的時候可以震撼耳朵帶來聽覺的享受、梁文音的歌聲伴隨著那幸福的微笑,當她唱著Loving you時,總像是在對我說Loving me,即使海豚音沒唱出來還是讓人有種戀愛的感覺。李千娜唱的台語歌有種滄桑的味道,賴銘偉的口是心非唱得真好;忽然想報名參加第三季,不過不知道三十歲會不會太老?我應該不會虛報年齡才是,要不然總會有人爆料。李千娜結過婚離了婚,小孩有兩個,這和歌唱比賽八竿子打不著,若是這樣就影響參賽,那結婚生子的藝人應該通通退出演藝圈才交代得了。

調了分公司,同樣的工作,卻相對地工作量減少,以往那一碰水就看見手掌一絲絲一片片白色脫皮不再復發,掌心皮膚的情況,品質是這幾年來最好的一次;還有以前脫了鞋猶入鮑魚之肆的情況也沒了,我想我媽最清楚知道。這兩件事代表我現在的工作份量大概是以前的十分之一不到。太閒了,或許該帶本書到公司,利用閒暇之餘看才對。

說到了看書,最近買了群、女巫之子、金老的金庸散文、舒國治先生的讀金庸偶得,為我的
網路書櫃增添新成員,這才發現我還真的如我書櫃裡頭資料所說的「看書的速度總比不上買書」。看看那些我擁有的書,九把刀的功夫、臥底、少林寺第八銅人,古典小說水滸傳,溫世仁先生遺作秦時明月一、二冊,大陸作家韓寒的長安亂,武俠小說之類的我總先看完,連剛買的舒國治之讀金庸偶得這沾到武俠邊的讀後感也已看了三分之一,可見武俠小說對我吸引力之大,至於那些現代文學、歐美文學,我只能說聲抱歉(尤其是那年夏天寧靜的海、燕子、傷心咖啡店之歌,更要大大的鞠躬抱歉,因為擺了將近兩年還沒動到),有生之年一定看完。

金庸散文、讀金庸偶得,想當然爾是因為金庸才買,群這本書則是看了郝譽翔小姐的介紹,再加上那上下兩本的厚度激起了我想挑戰本人最短時間看完翻譯小說的紀錄,最長的是時空旅人之妻半年之久,最短的是傲慢與偏見一個月。這兩本書和水滸傳我幾乎都是在廁所裡頭閱覽完畢地。每次出恭,便溺之嗅伴隨書香,果真明瞭了何謂五味雜陳,但不見書中顏如玉,只見黃金上百條。重要的一點是,每次出恭完畢,擦乾抹淨提起褲子整裝完畢,總在跨步出門之前會跌倒,因為腳麻掉。上大號還是不要看書比較好。

買女巫之子則是因為
凱西是譯者,經她介紹之後去書局翻看,翻開書頁看到的第一眼是這些字句「‧‧‧‧‧‧在那具屍體上方幾呎處停步。他的臉朝下,不見生殖器,但看來應是個年輕男人,幾片碎布還綁在腰間,一隻靴子散在幾碼遠處,除此之外他全身赤裸,沒有其他衣服。‧‧‧‧‧‧」死亡對我來說是種震撼,這讓我想隨著書中文字去找尋兇手是誰,或者造成這場死亡的原因為何。

今年我面臨了幾位親友的離去,阿嬤年紀老邁被病魔折騰了幾年而仙逝;在服喪期間和伯母說話聊天,卻怎麼也想不到一個多月後卻因為肺癌惡化而就此天人永隔,躺在阿嬤躺的位置上;農曆七月十五,日漸西下,該是吃晚飯的時間,侄子向他媽媽(雖然不同姓,但依輩分他該叫我叔叔,我叫他爸媽為哥哥與嫂嫂)說要騎車出去走走,卻怎麼也想不到再也吃不到那頓晚餐。母親跟我說這消息時,心中承受的是莫大的震撼,二十三歲,也許我還能再過兩個二十三年,但侄子卻停留在民國九十六的農曆七月十五,這個日子是中元普渡。看到生命的消逝,更讓人深深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不能把握活到何時,卻要好好把握當下的每一刻,對自己,對父母,對還在身邊活著呼吸著的任何人。

中元普渡,公司裡許多普渡拜拜的餅乾、飲料、泡麵,幾乎都是我在消耗,再加上初二、十六拜土地公的貢品也都我在吃,又遇上中秋節連吃兩天烤肉,今天一上體重計,破了八十大關,我又想起去年健檢報告最後的警告:體重過重,體脂肪過高容易有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唉!又該減肥了。下個月還得當情人的伴郎,我不想胖胖的去當,因為無論借我爸或者我弟的西裝都塞不下現在的我,所以還是忍著嘴饞,不要再吃了。(也許該寫個減肥日記讓大家監督我才有效,但就怕我虛報)

說是二、三事,卻也說了那麼多,古時文章有時二三以上即代表多數,這二三事也可以是二十三件事,想說的還有很多,一時三刻說不了,再加上為時已晚,雅虎的網路新聞有報導,
長期睡眠不足會讓人喪命,所以我要去睡覺,改日再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