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小弟入伍第一天的時候,我就和媽媽、二弟在討論著星期六或是星期日要去懇親面會,正當我們喬好時間在星期天的時候,老爸說了掃興的話:「你們要去自己去,我還要工作,不跟你們起鬨。」

二弟是住家裡最久的人,不像我和小弟一樣長年在外讀書、工作,二弟也是最喜歡和老爸鬥嘴的人。二弟一聽於是說了幾句話,老爸卻也堅持要著不跟來,說是要工作云云之類的理由,於是大家也不再說些什麼。

昨天媽媽包了兩串肉粽,老爸看到了還問了為啥包肉粽,媽媽說是為了帶去給小弟而包的,老爸聽了嘴裡嘟噥了幾句。到了晚上,全家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看報紙,二弟又問了老爸明天要不要工作?老爸說不用,二弟對老爸說:那就一起去吧!

要去你們去就好了,家裡總得有人要顧。聽起來老爸想看家。

拜託!全家人出去旅遊,哪會丟下一個人看家的。況且我們全家出門,只要門窗鎖緊就行了呀!

老爸說:虧你們當過兵,為什麼休假要有人在營留守?你們是不懂嗎?

我們家既沒槍也沒子彈!我說。

軍人留守是為了顧槍顧子彈嗎?還有其他原因吧?老爸又想搬出一堆道理。

二弟說:整個家又不會被搬走。

老爸說:反正家裡只要有人在,坐在客廳裡,絕對不會有人想偷溜進來的。

二弟說:可是還是有些人在家裡睡覺,還不是有小偷溜進屋裡偷個精光。

我想我弟快辯贏了。沒想到老爸還舉了實例出來:我說個你們都知道的事情好了:那謝震武不就是全家出國,家裡就發生火災了嗎?

二弟說:那就把電源、瓦斯,一些要緊的開關都關掉就行了麻!你就是那麼杞人憂天!

老爸說:杞人憂天!若是事情發生了你們就會慶幸家裡有個人在。

接著是一陣的沉默。

最後二弟說:其實你也是想去對不對?可是大家都出去了,所以你想看家是不是?可是你若不去,你會不會考慮到小弟的感受,也許他當完兵退伍之後,那一天會埋怨說「為什麼兩個哥哥當兵的時候,老爸就去懇親會面,我就沒有。」當然據我們對小弟的了解,小弟不會去胡思亂想的,不過究竟他會不會這樣想,誰又真的知道了?

老爸最後下了總結:你老是喜歡跟我頂嘴啦!

二弟說:哪有!我是在陪你聊天說話耶!就是怕你無聊才跟你說話的。

老爸又說:聊天?一個老是頂嘴!另一個就老是坐著不動,眼睛盯著電視,跟他聊天都不理人家的。

說到這裡,看著報紙的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心裡想著:「哪有!前陣子搬回家我不是跟你說很多話,甚至你自己在教我把馬子的招數的時候,我不也跟你說了很多。」不過礙於要請老爸跟我們一起去,只好不說,以免老爸又說多了一個愛頂嘴的人。

說了這麼多,老爸始終無動於衷,我們只好放棄,我上樓看部落格寫文章,老弟出門去找朋友,老媽繼續準備要去懇親的東西,至於老爸,看完電視洗完澡就早早去睡覺了。

今天早上,六點不到,老媽就叫醒我和二弟,我拖拖拉拉直到六點二十左右才下樓,在樓梯間我就看到爸爸已經一身整齊準備出門,一見我心裡馬上偷笑。我想問媽媽不過老爸在旁邊我總不方便問。

到了小弟的營區,趁著老爸去上廁所的時候,我問了媽媽:爸不是說不來?二弟接著說:我起床聽到老爸問媽褲子放在哪裡的時候我就知道他要來了。

媽媽接著說:你老爸就那張嘴硬,其實他還是很想來的。

於是在老爸回到我們面前之前,我們拼了命的偷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