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還是在台中上班,所以只好騎著摩托車狂飆往來台中與員林之間。幸好有條中彰快速道路,縮短這段路程與時間,讓我免於在機車坐墊上花一個小時的時間來麻痺我那肥嫩的屁股。

平常出門都以機車代步,一路上我的眼睛一直不安於室,除了看前方路況之外,就是看路上的騎士與行人,當然大部分以女性為主,如果再加上有雙美腿的話,我會在超越的時候來個回眸一盼,對臉蛋再瞧個分明。當然,除了做這些天底下男人都會做的事情之外,我還會觀察來往的車輛,有時候從中可以看出一些趣味來。

今天下班的時候,在一處快速道路與省道交接的路口等紅綠燈,因為頻繁的交通流量,所以等待綠燈的時間長達一分半鐘,等待之際又開始左顧右盼,忽然發現前方右轉處躲了兩個警察,接著看到他們走了出來,其中一個警察拿了相機直盯著某處,那眼光鎖定的方位似乎是朝著我這邊而來,心想著我既沒超越停止線、又沒闖紅燈,還乖乖地停在路邊沒擋住右轉車的路線,所以我好奇地一直看著那警察究竟是想幹嘛。

忽然那警察往前跨了好幾步,舉起了相機往我左方中間快車道拍了幾張照片,往左一看,看見一台休旅車整個車體超越了停止線,那台車應該也注意到了警察北北的閃光,於是我看見休旅車開始倒退嚕,這情形讓我看了不禁想大笑,雖然沒笑出來,不過我還是喊了一聲:「今嘛bar庫甘有效?(台語:現在倒退有用嗎?)」

有用嗎?照都拍了,還來個四連拍,倒退到停止線後就不會被開單嗎?而且我想住在台灣的人都知道,台灣人開車都很喜歡親近前方的車,尤其是在等紅燈的時候,一旦超越了停止線,後方的車一定緊跟著車屁股,恰好車頭前緣就在停止線上,如果來個倒退嚕,肯定跟後方車頭來個親密接觸。

倒退嚕不成,又往前開,警察北北又繼續往前走再來個二連拍,於是又開始倒退嚕,就這前嚕後嚕三四次之後,警察北北招招手,請他開到路邊,我想這紅單接是接定了。一分鐘半等待紅燈的時間就在這意外的笑話當中度過,完全不會無聊,可真感謝那位不知是老兄還是姊妹配合警察北北的精采演出。

其實這種景象我不是第一次看到,之前交通大執法的時候我就見識過了。警察北北拿出相機開始照的時候,只見那寫真主角開始倒退,退了幾公分後礙於後方車無法再倒退嚕,只好又往前嚕,接著警察北北又是咖擦咖擦三連拍,最後的結果就是乖乖開到路邊拿紅單;更好笑的是機車騎士,當我乖乖遵守規定停在停止線後方,看到後來的機車超越我後又超越停止線,我心裡不禁嘀咕著交通大執法是喊假的喔?接著就是看到我心目中的英雄警察北北拿出像機開始拍寫真,那機車騎士騎的可不是昂貴的BMW機車還可以排倒退檔,而是轟達、ㄎ一米摳、蘇蘇去、雅媽哈的國民機車,只見騎士放下了兩條腿,開始一左一右齊心合力將機車往後方划去,那情形又讓人不禁爆笑,我心中還是那句話:「拍都拍了,現在倒退嚕有用嗎?」

這種情形可以看出普遍台灣人對於遵守交通規則的習性;只要看見警察北北站崗,大家都乖乖地遵守交通規則,甚至在晚上視線不佳的時候看見對面來向車道停了一台狀似警車的守望相助巡邏車,也乖乖地等不闖紅燈,等綠燈亮起,往前走時瞄了一眼巡邏車側面發現上頭寫了:「正義里守望相助隊巡邏車」,心裡不禁有著我被騙了的感慨。

十八二十的我也不愛怎麼遵守交通規則,不過隨著年紀增長,我發現自己越來越遵守交通規則,除了越來越愛惜自己的生命之外,更怕我敬畏的英雄跑出來對著我來個四連拍還要我接紅單,除了得忍受眾目睽睽之下的羞愧感之外,荷包更要來個大出血,這也不怎麼划得來。

我們開車騎車在馬路上,多爭那麼一秒鐘、多停那麼一公尺,會讓自己更快到達目的地嗎?我看未必,甚至有可能花上那麼一筆錢,或者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自己,所以呀,我們還是,咦……遵守交通規則較實在!(天天開心天天開心……)

PS:交通部應該來請我代言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