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管上一篇的謎語到底好不好笑了。既然JC問起了我搬家的事情,那麼我就原原本本交代清楚好了。

我的名字最後是個菘字,同事看我的情況是越來越黑,乾脆叫我黑松了。(還是沒說到重點!)

話說三月底的時候,MSN上捎來台北總公司資訊室同事的提問:「你要轉調去彰投分公司?」

「啥?什麼?我什麼時候申請轉調去彰投分公司了?妳是聽誰說的?」我完全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呀!

同事:「我是聽到人事在講電話,提到你的名字,內容大概是說你要去彰投那邊的事情。我可能是聽錯了吧?」

我:「那能不能幫我問清楚一點?只要不是壞事就好了。」

同事:「OK!我去幫你問清楚。」

稍待片刻後,同事又傳來訊息:「我問清楚了。剛剛人事室在跟你們林經理講電話,他們的確是在談你調到彰投的事情。你們經理跟人事說已經徵得你的同意了。那這樣算好事嗎?」

我看到這樣的訊息,其實心裡頭還蠻驚喜的:「謝謝啦!這樣也好,我剛好家裡住員林,我可以搬回家住,不用在外租屋了。」

同事:「那我該恭喜你囉!」

和同事聊完之後,我的確是蠻開心的,不過開始對這中間的過程產生疑問,哪裡徵得我同意了?我都完全不知情,還是被第三者告知。當天要下班之前,經理突然跑來跟我說:「是這樣子的,彰投那邊S副理九月份要退休了,那倉管的W想接任S副理的業務,這樣下來倉管就缺人了,經過我深思熟慮之後,決定把你調到彰投去,簽呈我已經寫好送上台北了,四月初就應該有消息了,你要好好將你的工作交接之後準備到彰投去上班……,啪拉啪拉」,講完了一堆。

這一點就讓人生氣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公司都這樣,要將人調任或轉調地區不需要徵得當事人同意的?或者事先告知一下:「嘿,你知道嗎?我要對你霸王硬上弓喔!」即使我不喜歡那也只好被上,這樣我也甘願。但是這樣的做法無疑是捅人一刀之後,再對人家說:歹系!剛剛捅了你。這樣的做法完全讓我感受不到一丁點的尊重。

隔天,我看見彰投W上線,所以我丟了訊息給他:「你要當業務喔?」

W:「對呀!經理沒有跟你說嗎?要將你調到這裡的事情?」

我:「有呀!可是這樣才讓人生氣,完全不找我商量就寫好簽呈送上去,完全沒有被尊重的感覺。可是這樣的結果也好,我可以搬回家住,最重要的一點是可以離開這裡。」

W:「哈!說得也是。」他完全知道我在說什麼意思,我的痛楚W果然是最明瞭了,不枉費我倒了那麼多垃圾給他聽。

我:「其實H也可以過去那邊呀!他家裡也離那邊很近,他去也很適合,總之,我們兩個其中之一有人到那邊都可以,只要不要把我們擺在一起就行了。」

W:「其實我聽經理說過,經理有和H商量過,經理的意思本來想讓L(H的外甥)過去,不過H堅決反對,因為L經驗很嫩,應付不好一些突發狀況,至於他自己過去的話又擔心你和L兩個人出狀況。」

原來事情是這樣子來的,完全不用提到我,就用刪去法刪到只剩我,這樣一來經理唯一的人選也就是我了。

這過程讓我覺得非常的不爽,要商量也不找我一起,其實他們只要來問我一聲,我絕對二話不說馬上答應的,畢竟到彰投公司去,我就可以搬回員林住,然後到離家二十分鐘車程的分公司上班,何樂而不為呢?幹麻這樣私底下喬好了,完全不用和我商量的,那根本是把我當個屁囉!更何況,我是倉庫裡年資最老的,擔心我出狀況完全是藐視我的能力。

整個過程雖然讓我不爽,但人事命令還是下來了,這結果倒是真的讓我很滿意,不過四月十號就生效的命令,我到現在還一直在台中,因為經理堅持要找到人來接任我的工作之後,我才能夠過去彰投。

聽說,已經有人來應徵了,聽說簽呈送上去了。所以五月底我要搬家了,不是從A宿舍搬到B宿舍,而是搬回一個有嚴肅外表卻慈祥的老爸、會做很多好吃美食的老媽、十八歲之後不再跟我吵架的老弟的溫暖的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