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一塊黃色的土塊堆積成的房子,在我小時候也已經不常見了,不過那棟房子還是佇立在我們那個複合的三合院後,在我家這個十四鄰的最後方。

小時後,我和鄰居堂兄弟姊妹總喜歡站在那土角厝的前方,討論著那土角厝裡頭的事情。那黃色的土角厝已經頹圮了一半,但剩下的一半還是可以容忍一個人在裡面生活或者閒盪。「你知道嗎?裡面有個女人,總是哭到三更半夜,聽說她是個鬼,不過我聽到更多的是裡面的女人根本是個瘋子。」我總是聽到堂姊說著這樣的話,不過我根本無法證實,黃色的土角厝裡住的是人或者是鬼?

我們總悄悄的走著,等靠近土角厝之後,慢慢的蹲了下來,身子伏低盡量靠近地面,沒受過軍事教育的我們居然做著匍伏前進,只為了土角厝裡頭的人或者說是鬼,只為了能夠靜靜地能夠聽到屋子裡頭傳出的一點點鬼哭神嚎,不過顯然地,我們得到的是,從沒有聽過什麼人或者什麼鬼從屋子裡傳出來的那一丁點聲響,我們從未聽過。

直到有一天,我們靜候著在屋外,祈求能聽到些許什麼,忽然從屋子裡頭跑出一個老太婆,她是我所認得的人,照輩分來講,我應該叫她伯婆(台語叫ㄅㄟˋㄅㄛˊ),即伯公的老婆,她說:「你們不要再來了。她不想理你們,也不要出來見你們,你們快走吧!」

我和堂兄弟姊妹因此離開,從此也不再接近那所黃土塊所建成的房子。後來我想了想,那伯婆不也是精神分裂,被我們這些小孩叫著:「肖仔!瘋婆子!肖查某!」那伯婆,不就是我那些堂弟、堂姐的的親奶奶嗎?

後來,伯婆死了,我們只有在旁圍觀,看著自己的父母在出殯的那一天披麻帶孝。但那之後,那間土角厝再也不曾傳出任何傳說,或者我們應該聽見的一絲絲鬼哭神嚎。 也許那傳說只是讓大家更遠離那黃色的土角厝,好讓某個人能夠在那土角厝裡好好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