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表妹上禮拜六日來家裡小住,我又樂得和她玩一陣子。這小朋友自以為讀了幼稚園之後開始學英文,就很了不起了,還問她的媽咪說:「員林的人不知道我學英文是不是?」小表妹的媽咪冷冷的回答她:「他們當然知道囉!妳做什麼他們都知道的。」小表妹洩了氣的說:「喔!為什麼員林的人都知道我做什麼?」當然我們都知道囉!誰叫妳的媽咪和我的母親妳也叫媽媽的那個人是姊妹呢!

我和小表妹玩的時候,我故意講台語的一到二十讓她聽,問她知不知道我講的是什麼,她清楚的說了是一到二十的數字,我有點驚訝,後來媽媽告訴我說是小表妹的社子阿嬷教過她從一到一百的台語念法。結果小表妹因為會台語的數數,有點得意忘形的跟我說:「哥哥!你問我顏色的英文(她指的是像藍色或者紅色的英文,不是指color),我猜想她大概知道紅色或者粉紅色的唸法,於是我故意從藍色開始問起,我說:「藍色。」小表妹:「......」我又問:「黃色。」小表妹:「......」我又問:「那麼綠色呢?」小表妹:「唉喲!不要問我那麼難的啦!」後來我告訴了媽媽這件事情,媽媽又問了一次小表妹藍色的英文應該要怎麼講,結果小表妹說:「問我紅色的啦!我只知道紅色的英文是red。」

每次姨丈與阿姨帶小表妹回來,姨丈與阿姨都住外婆家,小表妹則在我們家和我爸媽睡,這一次晚上要睡覺前,我故意問小表妹:「妹妹!今天晚上和哥哥睡好不好?」小表妹:「不要!我要和媽媽睡。」我說:「喔!妳每次都和媽媽睡,這一次換跟我睡好不好?」這時候媽媽和我到我房間幫我一起舖床單,小表妹則跟著進來,她看了看我的床問著:「那我要睡哪個枕頭?」我挑了一個小的枕頭給她,媽媽向小表妹說她可以帶自己的枕頭過來睡,她回頭跟媽媽說:「媽媽,下一次再跟妳睡喔!」於是小表妹回媽媽的房間去拿了枕頭還有平常陪她睡覺的兔子布偶,結果走到了我的房間門口之後,情緒有了變化,眼淚如豆大般的低落下來,一抽一泣地說著:「我要跟媽媽睡!」結果我和媽媽連忙帶她回到了媽媽的臥室裡,讓她躺在床上,我和媽媽則躺在她的兩旁,一邊安慰著說:「不要哭,不想跟哥哥睡就說一聲,幹嘛要用哭的呢?哥哥又不會打妳罵妳,妳只要說出來妳想怎樣就行了呀!哭又不是最好的辦法。」我邊拍著她的胸邊說著,小表妹最後停止了哭泣,我陪她躺了一會兒,跟她說:「那妳先睡覺,哥哥先離開了。來,親一下!」我朝著她的臉龐親了一下,又讓她親了一下我的臉,然後互相道聲晚安,我離開了她的身旁走出了媽媽的臥室。晚上入睡前,我還想著這個甜蜜的吻,想著小表妹那可愛又好笑的不陪我睡的告白。

小表妹從小就在我家裡住,對我們家裡有很深厚的感情,每次回來都要跟我爸媽睡。這次回來我媽媽跟小表妹說:「這次過年會放很多假喔!」小表妹問:「過年會放幾天假呀?」媽媽說:「這次會放九天假。」小表妹一聽高興的說:「那表示過年的時候我可以回來住九天囉!」小表妹:「媽媽!那什麼時候才過年呀?」小表妹已經期待過年的來臨了。其實我很想跟小表妹說,我們全家人也都期待著過年的時候妳的到來,因為妳是我們心中的寶貝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