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減肥這檔子事,這大概可以說是我畢生努力的職志。(有那麼嚴重嗎?)

大概是易胖體質的關係,所以從小就長得福福泰泰的,如果掛上個豬耳朵,粘上了豬鼻子,拿根八釘耙也活像個小豬八戒再世。不過五六歲時的模樣並不是那麼的胖,和同年齡的小朋友比起來大概算是比較壯,肉還挺結實的。聽我媽媽說起我小時候,再加上憑藉著我的回憶,真正胖的原因還是在於我那其大無比的食量。

我媽媽說,我小時候就挺好養的,不像一些小孩子一樣,吃個飯像是要折騰爹娘,東邊跑西邊鬧,這邊招惹兄弟,那邊欺負姊妹,手腳忙得很,嘴卻挑得很,不吃飯,不吃菜,惹得父母是一邊餵一邊罵,半威脅還半鼓勵,吃一口就拼命的讚道:寶貝好棒喔!趕快再來一口。這一餐飯吃下來,不搞個一兩個小時,小傢伙是不會將碗裡的東西埋單的;以上這些不曾發生在我的身上,當我還需要父母餵的時候,媽媽一湯匙遞過來,我一張嘴就接收,那時候雖然挑食,愛吃肉不吃菜,但母親手拿的碗裡絕對是堆滿我愛吃的東西,也就不會有拒絕張開嘴巴的時候。遞過來的東西我就吃,時間相對減少,父母也不用追著我跑,那時候我還算孝順的。

等稍大一點,我可以自己拿著碗筷自己吃,一邊看著電視卡通,扒個幾口就一碗,再來一碗又一碗,半小時的節目播送完畢,我也吃了三碗。吃飽了還不夠,會爬上餐桌指著肥豬肉,媽媽就夾了一大塊送進我嘴巴,為這一餐做個完美的Ending。這事情我幾乎沒什麼記憶,都是媽媽說給我聽的,我還大呼不可能,因為從我有記憶以來,我最討厭吃肥豬肉了,只要吃到一丁點,我就會感到噁心想吐,但是大人們卻指證歷歷,讓我不得不相信。我想我會怕吃肥豬肉的原因就是小時後吃太多,油膩怕了。

更大一點的時候,我記得清清楚楚,幾乎每餐飯每一碗飯都是盛滿滿的,盛滿之後還用飯匙壓平壓結實一點,然後再可以多盛一點飯進去。滿滿的白飯再淋上滷肉湯汁,即使沒有菜也一樣扒個光光,要不然白飯淋些花生油再加上醬油,滿碗香味,吃起來也很滿足。

我特愛吃麵,小時後家裡吃炒麵可不是很平常的事情,一定是有客人來,或者節慶的時候才會有炒麵的出現。小姑姑是爺爺奶奶最小的孩子,她在外工作,只有假日才回來一趟,因此只要小姑姑回家來,就可見餐桌上的食物特別豐富,還有「炒大麵」(小時後家裡說炒麵都這樣說,還是台語發音)的出現。平常難得吃麵,也不曾外食過,因此在這難得的日子裡,總要吃個夠。家裡是個大家庭,連小姑姑在內是十九個人,因此炒麵是兩大鍋,不吃麵的還有一大鍋飯,不怕吃不夠,所以我總是吃滿五大碗才肯罷口,末了還上了餐桌夾一塊肉「涮嘴」,才結束這一餐。

我這麼會吃,身材明顯比同齡的小朋友是壯碩了一點。我到了小學還維持這樣的食量,每餐必吃三大碗飯,然後在特別的日子,有炒麵的時候就吃五碗;鹹稀飯這東西也不是常出現在餐桌上的,和炒麵一樣都是特別的日子才有,因此唏哩呼嚕半扒半吸我也能夠吃五碗。

上小學的時候,每個學期都會測量一次身高體重,每一次測量,我總有著特別的興奮感,因為我會是班上最重的人。那時候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彷彿體重越重,越像是個英雄般,我那時候大概立志要當班上最重的人,所以拼命的吃,在每一次測量當中看見逐漸增加的體重,我總有份成就感讓我莫名的驕傲好一陣子。

直到升上了高年級,班上的同學時興幫人取綽號,那時候白冰冰的矮仔冬瓜矮擱肥擱短的廣告正紅,同學跑來跟我說:「你知道什麼是everyday嗎?」我說不知道。「就是你呀!矮擱肥擱短。」同學這麼譏笑我,我才知道事態嚴重,我不能再當全班最重的人而自傲,反而這變成了一種恥辱,同學嘲笑的箭靶,於是我開始了我這一生最艱難刻苦的任務──減肥。

ps不要看到這篇就想來打減肥廣告,違者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