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星期以來除非是身旁有抽菸的人,要不然我幾乎與煙絕緣。可是當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看著他們吞雲吐霧,那美好的神情會誘拐我的心,挑逗著我的神經,雙手不自覺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菸,點了火抽幾口,又良心不安地熄了菸,那將是我的最後一根菸,我這麼想著。還好,這樣的次數真的不多,兩三次而已,還是在戒煙剛起頭的時候。

現在,還是會有人遞菸給我,我總是搖了搖手說:「不了!我戒煙了。」通常我會聽到這麼一句話:「真的還假的?」嗯,當然是真的囉!我發現,第一次說了不,往後的每一次「不」都是那麼輕易地說出口,輕易地像是日常生活中的吃喝拉撒睡那般自然。

抽菸的人都知道,菸友們見面多會遞根菸相請一下,有時候才剛熄掉一根菸,轉過頭又有人拿菸請你抽,說不又覺得不好意思,拿起來點了菸抽了幾口,心裡又在盤算著:這十分鐘內我抽了兩根菸,壽命大概又少了好幾分鐘甚至幾小時吧!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抽菸的文化,有人請菸就順著意拿過來抽,可是一旦要真說了不,其實也沒有人會勉強你抽的。就這樣,我說了第一次不,又說了第二次不,然後暗地裡從桌上拿了人家的菸抽了那幾口,接著又說了第三次不要,接著連拿人家菸的念頭都不再有,於是一句:不用!我戒煙了!變成了我另外一個癮。

上班的時候,有些客戶或者司機們會拿菸請我抽,最近這幾次我都拒絕了他們,他們總是驚訝的表情,接著是一聲讚:能夠戒煙可真利害。這是他們的評語,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利害,不過我知道有心人總能做成一些事情。

今天阿不拉(貨運行的司機)到倉庫來載貨,一見面就拿起菸要請我抽,我一聲回絕,加上那句我說成癮的話:我戒煙了!阿不拉是不可置信的表情,還是那句老話:真的假的?當然是真的囉!阿不拉又問我:「你可真利害,我一直想戒煙都戒不掉,你是怎麼戒掉不碰菸的?」。

我回了他:「其實真要戒煙,有那個心,可以說戒就馬上戒,那只是意志力的問題而已。有心人總能成就某些事情的!」

是呀!有心人總能成就某些事情的。

以前抽菸是因為無聊,甚至還曾經利用戒煙的手段來追女孩子(喔!親愛的,我是為了妳而戒煙),不過以我這種三分鐘熱度的個性最後總是不了了之,戒煙不了了之,追女孩子也莫名其妙的無疾而終。現在,戒煙並不是什麼手段,沒有為了誰,這次是為了自己,為了我想多活在世上和大家爭搶著這受過污染不純淨但又不得不吸的空氣,我只是為了自己而已。

想了想,其實這菸是戒不掉的,因為學會了,因為抽過了,所以我這輩子一直都「會」抽菸,只是現在一直到老死,老子不想抽菸了而已。

下一次,我不用戒煙的理由來拒絕,我想改口說:「我『不』抽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