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不久,又響起一陣腳步聲,那女子推開了門,手裡拿著一只小籃子,大概是裝著保險套、精油之後的東西。帶上了門並將東西放在小茶几上,對他說:「先沖個澡吧!」接著幫他脫了衣服,自己也脫了衣服,牽著他進了淋浴間裡頭。

她扭開了水龍頭,拿起了蓮蓬頭對著自己的手掌試了試水溫,直到她認為可以之後,對著他的身體沖了起來。

「大哥怎樣稱呼?」她熱切地問道。他只是笑笑,接著搖了搖頭說:「你就繼續叫我大哥就好。到這樣的場所,不用知道我的姓名,妳也無須跟我說妳是何許人。」

她滿腔的熱情(是否真正的熱情?)被潑了一道冷水,只得悻悻然地做著手中的工作,沖水、抹上沐浴乳,接著在他的身上、自己的身上摩擦製造出更多的泡泡。將著她將身體貼上他的胸膛,用那嬌嫩的雙乳為他擦洗。

「大哥,你都這麼酷嗎?」她仍試著和他說著,希望能多說些什麼。他仍然只是一貫地嘴角牽起一絲笑容,之後沒有任何字句。「至少,我跟你說我是幾號,覺得滿意的話下次再來仍然可以找我。」她說。

他搖了搖頭說:「不用。也不知道會不會再來。」

她覺得再多說仍是無益,閉上了嘴巴,卻更仔細了手中的動作,更加地扭動身軀;沖洗掉他和她身上的泡沫之後,她替他擦乾了身體,接著引導著他來到那小床上。

一躺上了床,也無須言語,只有更多的動作來表達心中的熱情(是否真有熱情?亦或只是慾火的宣洩?)他不停穿刺她的身體,她用呻吟來回應,在她喘息的間隔之時,隔壁房的呻吟恰當地填補了這空隙,構成了一部交響曲。

汗水、嬌喘呻吟、肉體碰撞,叫人無法不想像的淫靡畫面,充斥的只是性欲上的發洩,感受不到一絲絲情感的溫暖。

結束的時候,他仍然一貫的安靜,似乎是在忍耐高潮時的愉悅,只有微微的鼻哼幾聲,一股腦地宣洩。

他躺在她的身側,輕撫著椒乳,他渴望在僅存的時間裡能夠進行一些溫存,卻在此刻電話響起,她起身接了電話,說了幾句就掛掉。他明白這是通提醒時間快結束的通知。

他想了想,毫不眷戀地起身,進了淋浴間沖洗剛才一場激烈的痕跡,一邊洗著一邊想著,在這裡似乎買不到溫暖,只有完事後更冷漠的空虛感,一場交易不帶絲毫感情,短短的一小時得到的是一通催促的通知,這感覺讓人想哭。他拿起蓮蓬頭,當頭淋下,一行清淚伴隨著沖刷的熱水,沒人看得到他是在哭,那是在心底的乾咽。至少,水是熱的,他喃喃低語。

「啊?什麼」她問道。他搖了搖頭,迅速擦乾身體之後,穿上了衣服。她送他到了門口,「歡迎下次再來,滿意的話記得再來找我。」說得自然,就像他老是跟人家說有空到家裡坐一樣,說得殷切,心底卻似乎不這麼想。

他頭也不回就往來時的路走,沿途每間房間依然傳出那聽起來做作的呻吟聲,男客不知道換了幾人,女人不知道做了幾輪;忽然有種想逃離的念頭,腳步越來越快,終於逃出這裡,但還是在門口踉蹌了幾步。

凌晨三點半了,他還是尋找不到他想要的溫暖。走回了他小小的天地,開了電腦上網隨意晃晃,看了十幾分鐘,魚躍式地跌進了床,疲累的感覺漸漸打敗了眼皮,在半睡半醒之間忽然聽到MSN的傳呼聲,他慢慢地晃到電腦前,是剛認識幾個月的那個女孩,雖然喜歡她卻不知道該如何進行更一步的交往。

「還沒睡?」她問。雙手擱上了鍵盤,打上了還沒兩字;其實快睡著了,不過不想讓她因為打擾了他的睡眠而有罪惡感,所以沒跟她說真實的情況。

「最近過得好嗎?這幾天不見你上線。」她問,而他又打了幾個字,就這樣一來一往。雖是淡淡地問候,卻感到有股溫暖上了心頭;他嘴角顯出了輕輕微笑。有時候隔著一條網路線,溫暖仍然可以傳遞並感受到的。

我想我以後不會再去了。下意識地打上了這些字,女孩卻不解,「什麼?去哪裡?」。他慌了,急忙打上「剛才去了一個地方,不太喜歡那裡,所以不會再去了。」「不喜歡,就不要去了呀!^^」她沒有繼續追問什麼地方,又提了別的話題,兩個人繼續交談,直到天亮。

「啊!六點了。」她說。「那趕快去睡吧!」他這麼說。兩人聊了幾句,這才打上了掰掰兩字。

他躺上了床,閉上了眼,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

電腦螢幕還停留在剛才的交談視窗,彼此的交談都條列在上頭,掰掰之前寫的是「改天有空,吃頓飯吧?」

「好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