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時間還沒到,就先買了東西。以後像這種農曆初二、十六在禮拜天的時間可以不用去拜土地公。為什麼不會先來問我要不要買需不需要拜?七早八早,就放業務去拜土地公,電話不用接,生意不用做,怪不得業績到現在只做十幾%......」

被罵得昏頭轉向的我其實已經「歸懶趴火」了,不過口裡仍然只是:是!是!地敷衍性回應,心裡卻嘀咕著:「因為我問過業務,以往的程序是遇到星期天就提前拜;為什麼我不問你,因為當一個地方主管的人幾乎都不在所屬單位分公司,只會提著你那個中區督導的頭銜待在台中,四處去惹事生非外加當個送貨經理,一個幾乎都不在的主管,幾乎都沒去拜過土地公的當地主管,我幹嘛要問你?」當然這只能心裡想想而已,嘴巴緊閉著,只用鼻子哼出個「嗯」聲來回應那排山倒海而來的責罵。

「拜那麼多月了,連續幾個月業績都做不到,拜土地公是有個屁用?一大早出去,剛剛跟我講個電話講到一半還斷線……」

阿是說完了沒?後面講的那些事情完全跟我沒關係,是對我說爽的呦?罵不到業務轉來罵我這個小小倉管,我事先買那些金紙和餅乾飲料又要我先墊錢,現在又來罵我雞婆事先買那些東西是幹嘛,業績的事情跟我又沒有直接的關連,一切都變成是我的不對似的,胸中的怒氣一下子崩潰,對著電話吼著:「幹你娘老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這大概是我這輩子罵得最難聽的話了。

罵完之後,像顆破了洞的氣球,怒氣瞬間宣洩地無影無蹤。

當然,這些罵人的話是在電話掛掉嘟聲響起後,才潰堤地。不過有一天我想不幹的時候,我應該是直接跟他對幹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