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為阿嬤服喪期間,在外的親人都回來聚在一起,偶爾和姑姑與堂、表妹們提到我的部落格,深秋午後和我使用的名字水袖,他們一致的認為我是在搞憂鬱。也許吧!但說憂鬱太過,應該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辭強說愁才是。

這大半年文章產量減少,大概和我過得挺快樂有關。快樂也沒什麼不好,只是快樂到心思不會放在生活細節上。看到螞蟻搬飯粒,不會歌誦大自然的奇妙;初秋到深秋,不會注意台灣欒樹的花朵朔果顏色的變換;去海邊遊玩,不會想到人生如海浪般的潮起潮落,人的心胸要如海洋寬闊……。

要用心去感受這世界的細微變化,也許心思就要多愁善感些,才能對那些細枝末節而感動。

誰?能給我些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