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走過父親走過的長路 
他的臉上是幾番滄桑幾番血淚 
我沒有看過父親看過的國土 
他的鄉愁是浩蕩之江滾滾之水 
我只能偷偷瞄著父親的眼眸 
感覺他眼光最深沉處的浮雲蒼狗 
我沒有留下父親留下的瘡疤 
他的傷痕是不敢思憶不堪回首 
我沒有經歷父親經歷的掙扎 
他的割捨是午夜夢迴茫然失落 
我只有悄悄等著父親的動容 
感覺他神色最恍惚間的愛恨交錯 
什麼叫中國 我曾經沒有把握 
如今我才知道 它在我胸口跳動 
什麼叫中國 我現在真有把握 
是父親畢生的守候 我與生俱來的光榮 
張雨生 1992 大海專輯 

我想這首歌,對於那些父母親當年跟隨政府退守遷移來台的第二代孩子來說,更能夠感受。在胸口跳動的是難以抹滅的血脈,在那些老榮民心中跳動的,是一個叫做中國的故鄉,一個自小就離開的故鄉,這是無法抹去的記憶。重回故鄉是他們殷切期盼的,即使已入黃土,仍難改心中所堅持。 

利用逝者刻在骨灰罈上的文字進行政治上的攻訐,是不厚道的;妄自斷義刻意扭曲,更讓人覺得卑劣。振興中國,難道不能指我們五千年來的文化?更何況現在我們的國號仍然是中華民國,難道不是中國?人家馬老先生的「協強扶弱,一起邁進大同」是多麼偉大的理想;所謂的大同,我們總認為是世界大同,這是一種世界觀。相較之下,只會哇哇叫愛台灣的陳水扁,更顯得陳水扁眼光狹隘,愛台灣不光是心裡想、口中說,更重要的是要身體力行確實作。 

況且,我不知道陳水扁口中的愛台灣,愛的是台灣這塊土地,愛的是我們台灣人民,亦或者是台灣總統的頭銜?愛台灣,不該讓教育部長作壞榜樣;愛台灣,不能說菜價貴就問我們為什麼不買五塊錢的青菜;愛台灣,就不該讓開三千西西小車的部長叫我們換台小車開,我們買不起三千西西的小車呀! 

其實我不想說這麼多,只是恰好馬英九先生他爸爸的故鄉是在對岸,讓我想起了這首歌。 

這首歌獻給馬老先生和馬英九先生。馬先生可以為人民作牛作馬,但不用讓我們騎啦!
 
延伸閱讀:死了都要愛台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song 的頭像
esong

深秋午後

e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